/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资讯通告: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常用范文 > 调查报告 >

邹骥:煤电发展忌只看本身 助推能源清洁化大有可为

发布时间:2017-01-26  来源:未知  作者:论文先生

年前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煤电产能多余风险是备受关注的问题,会议提出要高度重视防备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问题,该减速的减速,该刹车的刹车。但凡开工建设手续不齐备的,一律结束建设。那么如何对待当前煤电的政策方向?2017年煤电行业将如何转型?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了国家天气战略中心副主任邹骥。

煤电审批权限划分不应影响大政方针落实

记者:年前刚刚停止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在会上专门提到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问题。您怎么看待今年能源工作会议这么重视煤电产能问题?

邹骥:关于防范煤电产能过剩进一步扩展,我觉得这个问题在当下有强调的必要。我们之前阐述过的,新增的煤电装机投资,一是扩大了投资积淀,另外也不利于我们调整能源构造。所以我感到在当下强调这个事有特殊的意义。中央政府有必要及时地在宏观层面上给出明白的政策信号。在供应侧结构性改革问题上,中央和处所权限的划分不应该影响到大政方针的落实。

另外,前一段时间煤价有所反弹。对于煤价回升议论很多,解释也很多。其中有一种说明认为,煤炭的需求上来了,煤电是不是还得再发展啊?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认为煤电发展大形势又回来了。这个问题很复杂,我国肯定是还要以煤为主,还要连续相当长的时代。但是它不应该成为一个增加煤电投资的推波助澜的信号。因为煤价上升的因素是非常复杂的,有可能是限产的原因,并不能表明对煤炭的需求有多大水平的上升。这跟我们能源结构的调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南辕北辙。这是我个人解读的当下强调进一步防范煤电产能过剩的必要性。

记者:您怎么看待《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的煤电装机限制在11亿千瓦?

邹骥:首先,规划中提的11亿千瓦,更多是考虑历史的惯性,“十二五”结转的项目太多,即使不再新批,不再新开工,很可能也得到11亿千瓦了。这就是11亿目标的由来。

我个人是这么看的,定一个五年规划的目标是要有弹性的,而且要留有余地。而且要考虑到有一些已获批的和在建的。就是实际的煤电装机确定不可能停留在9亿千瓦。因为有一个滞后量,很多项目审批是在“十二五”完成的,甚至有些已经在建了。这些项目要停下来就有很大的艰苦。考虑到历史的惯性,在9亿千瓦的基本上,装机的相对量可能还会有所增长。

但是我们的观点是,煤电没有必要再增长了,这和不能增长还是两个概念。更重要的是不能再新批煤电装机了。这是我们的呼吁。但是实际上,研究者的呼吁和决策之间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我懂得是,除了历史的惯性之外,终极的决策要面对很多的好处相关者,要从中均衡各种利益关联。考虑的问题更多,比如煤电行业未来的盈利问题,财政收入的问题、职工的充足就业问题、甚至关系的煤矿行业等等。另外,这些行业里还有金融的问题,企业要还贷,投资者要还债,等等。

而且这些增长里面有一些公道成分,就是有淘汰落伍装机,用新的先进的装机来替换,这也可能导致装机容量的增加。另外还面临一个决策危险,就是万一经济周期回来了,呈现了用电紧张情形,决议责任是要承当的。一般断定是不会出现电荒了,因为我们有这么多闲置的发电小时数,许多学者判定富余的利用小时数足够知足未来电力需求的增长。但是即便在认识上认为不会涌现电荒了,是否还得留一手,万一出现小概率事件怎么办?所以在计划上要留得宽一点。

只管如斯,我依然呐喊容易不要增加煤电装机了。斟酌到已经批的,甚至在建的,尽量让增加的数目限定在更小的范围。在规划执行的过程中,要因势利导,依据已经产生的情况,对政策有所调整。工作的重点仍是要限制新增产能,这是相符当前实际情况的。同时加大力度、加倏地度解决弃风弃光问题,解决优质电源上网问题。好比通过电改、排污权交易,在电力行业内,更多地让超超临界机组发电,让低效煤电发电小时数少一些。假如一定要新增煤电装机容量,我相信新增的一定是高效的燃煤机组。要进步超临界、超超临界机组的占比,进一步挤压1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的空间。从发电小时数上来讲,让低效的机组少上网,这也是一种调节。

煤电行业应当多去行业外寻找投资机遇

记者:在2016年的煤电政策中,国家提出了要撤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建一批。现在前两者已经落地了,缓建一批到现在还没有出台正式的文件。您觉得2017年会不会出台煤电缓建的政策?就您预期,2017年,我国在煤电政策方面还会有哪些动作?

邹骥:这个问题,我作为研究者观点是很明确的,应该出台缓建的政策。但是至今该项政策还没有出台的原因,我猜想应该是波及到了更复杂的因素,因为究竟好多资金已经投入进去。处置这些已经发生的投资,就比那些还没有建的项目要复杂得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协调,找到解决方案。

至于2017年会有哪些政策预期,站在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来看,我希望在金融问题上找到解决计划之后,缓建一批煤电项目标办法可以尽早出台。当然,当初已经批了的项目又不让建了,在法律上和道义上讲政府的公信力是轻易受到损害的。那么如果有未经同意已经动工的,这个要坚定地停下来。

我所期待的另外一个层面的政策是,加大发展非化石能源的力度。煤电的增速要尽量下降,历史的惯性要尽量让它削弱。另外,加鼎力度解决非化石能源上网的问题,电源优化的问题,也包含散布式的非化石能源上网。另外,在化石能源范畴,加大天然气替代散煤的发展力度,这是我的一个等待。

记者:那么您以为下一步煤电企业应当如何转型?

邹骥:我觉得煤电行业应当联合环保措施,把眼界放开,多去行业外寻找投资赢利的机会。比方天然气的冷热电三联供,是电力企业投资很好的新领域。在燃料方面,电力行业除了跟煤炭行业有千头万绪的接洽之外,还应该逐渐加大跟天然气行业的联系。循着这样一个思路,我觉得2017年在能源大系统里面进行优化调整,会找到新的投资机会。

现在一说起空气污染,大家都首先把锋芒指向电煤,我觉得这种说法太偏颇了,电煤对雾霾的“奉献率”是很有限的。那么,电力行业除了超低排放改造之外,还可以向替代散煤进军,为治理大气污染作更多的贡献。我见过很多示范工程,用燃气机组带动一个小区,冷热电三联供。我觉得像这样的战略投资方向,可以是煤电企业下一步应考虑推进的。凭借煤电行业的资金、技巧、人才贮备储藏,蕴藏,这个领域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另外,电力行业可以进入能源贸易领域,比如在天然气方面,可以入股和油气企业一起经营天然气入口。就好比很多煤电企业已经入股煤炭行业,甚至本身就在经营煤矿。能不能从政策上、从企业决策上增进寻求与天然气企业的配合机会,这样可以加速“煤改气”进程。

随着城镇化的过程,还在发生新的小区,而且很多老旧小区的供热改革还在进行中,这里面有伟大的投资潜力。电力企业能够实现与修建行业、市政系统的协作。思维要变,眼界要变,不能只围绕着煤电系统自身去思考问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