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资讯通告: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史论文 > 文史哲 > 文艺美学论文 >

浅谈客家山歌的审美意蕴

发布时间:2016-02-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客家山歌,这朵盛开在客家音乐文化中的奇葩,以其独特的个性与特色,引人注目,它扎根于厚实的中原文化,又与当地土著居民风俗习惯相融合,产生了一种新的美感意蕴,它把情感、风骨以及人生的某种精义或主旨等内涵蕴含其中,包含着情感性、智性和理性的内容。正是这些相互矛盾的因素统一在一个主体中,才使客家山歌异彩纷呈,并让我们感受到一个暂新的充满情智的艺术世界。

  一、客家山歌运用独特手法营造浓郁的情感性客家山歌是客家民俗歌曲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歌唱形式,它扎根于客家地区,是广大客家群众在山间野外为抒发感情和歌咏生活而唱的一种短小的歌曲。[1]作为客家群众的一个重要的表情达意的工具,客家山歌承载了太多的情感,它不仅反映客家人日常的生活和习俗,还表达客家人真实自然的情感,充分体现客家人的喜、怒、哀、乐,具有浓郁的情感性。在闽西客家族群中,客家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营造山歌的情感,分别从旋律营造、歌词意象创造、地域色彩和演唱方式方面进行一定的创造,使客家山歌呈现出别样的情致来。

  (一)客家山歌独有的文学性和音乐性,使它具有鲜活的诗意和乐感,产生了双向互补的审美意象

  客家山歌歌词充满了文学性,蕴涵着深厚的哲理,而曲调却单纯、质朴。歌词如“赶人出屋鸡乱啼,送人离别水东西……”“……两条丝线打死结,人情难舍哥难丢。”可曲调的音域仅有五度,但丝毫未影响旋律进行和情感的表达。

  1.客家山歌旋律语言简洁而富有变化,充满“诗”意

  相对于一般的南方山歌来说,客家山歌具有节奏舒缓、音域相对集中、音程跳跃不大(四五度,较少八度)、多强调商羽和宫音的特点,它的旋律语言朗朗上口,具有很强的直觉性。其诗性意蕴,主要表现在旋律的进行中,它通过添加“倚音”、“滑音”和“波音”的方式来营造旋律线上下起伏的线性运动和那种独特的飘渺意蕴。如:闽西客家山歌《风吹竹叶》(添加倚音)、《韭菜花开》(添加滑音)、《唱到老妹想情郎》(添加波音)等,这种线性运动和缥缈的意蕴在山歌旋律演唱中大量运用,使旋律充满了“动感”,它使我们在旋律演唱的二度创造悠长的颤动中,享受着耳目一新的独特“诗”味。

  2.客家山歌歌词多用赋、比、兴手法,意象新鲜

  客家山歌彰显的文学性让人印象深刻,其歌词内容含蓄生动,在表现手法上,突显文学修辞,表现力很强,善于创造新颖独特的情感世界,大量采用赋、比、兴手法。所谓“赋”,就是“铺陈”,又叫“直叙”。如:“你不会唱歌(哟)不要(个)声,等你(个)妹(啊)唱给你听(罗),一日唱得千万支(哟),没见你哥哥接句声(罗)。”(《唱到老妹想情郎》)。而“比”(就是“比拟”、“比喻”。以此喻彼,意在言外)和“兴”(“起兴”,借物托事),或夸张、或用典、或托物、或比喻,极尽修饰之能事。如:“你要(哇)唱歌(哟)你就来(个)唱,唱到(个)日头(啊)对月老(罗),唱到麒麟对狮子哟,唱到你老妹想情郎(罗)”(《唱到老妹想情郎》)。再如这首情歌,“阿哥唱歌妹来和,两人唱歌兴致多,好比彩云绕山转,好比吹笛用萧和。”(比喻)。当然,有些山歌也会比兴连用,比如:“春天茶叶香又香,茶岭一片好风光。自家种来自家采,心头甜来口里香”[2]首两句起兴,末句比喻,营造了一片美丽的茶山景象,更表现了茶农收获的喜悦心情。

  客家山歌通过大量鲜活的比喻、铺陈和起兴,来营造一种轻盈、飘逸的艺术灵气。它既可以创设厚重、狞厉的美感,也可以营造爱情的调侃和童趣的轻松灵动;既充满了对自然景物的赞美、陶醉之情,也充分表现了自我感情的起伏变化,创造了美丽、动人、多姿多彩的情感世界。

  3.客家山歌多用衬词来丰富其浓郁的地域语感和音韵

  客家山歌是“炫情”高手,它的“表情”不仅传神,而且有个性,浓郁的地域语感和音韵是闽西客家山歌的个性标签,它的地域色彩主要表现为大量衬词的添加。比如歌头、歌尾加衬词“嗬――喂”,配上歌首的一长拖腔。兴国山歌开头的那句:“哎呀嘞―――哎”等,音调既高且长,回荡山谷。有的歌曲结尾还会加:“心肝格”或“心肝哥(妹)(苏区时期改为“同志哥”),预示着歌唱将要结束等。如:“哎呀嘞哎!打只山歌过横排,横排路上石崖崖;行了几多石子路,心肝格,着烂几多禾草鞋。”有些山歌经常在句中或句尾添加衬词,来加强音乐性,如《风吹竹叶》:“风吹竹叶响叮(个)当(噢),自动报名到前方(噢),前方打倒反动(个)派(噢),打得(个)敌人一扫光(噢)。”,歌曲加上衬字“个”和“噢”加强了斗争的决心,再如:《人民江山万年长》“上连连来闹连连,翻身当家掌个权,工人大哥来领导,人民江山万万年嗳嗨�选保�其中“嗳嗨�选毖映ち烁靡簦�使歌曲有结束感,也暗示歌曲即将唱完。衬词充满了地域的语言特色,同时也使歌曲更具歌唱性,更能炫情。

  (二)客家山歌在与南方民歌的融合中,形成了“抒情、柔和”的色彩和清新动人的演唱风格

  闽西客家人的居住地主要以丘陵为主,人们说话唱歌不需太高的声调,这使得北方迁徙过来的客家人渐渐地“入乡随俗”了,久之,所唱山歌的音调也受到限制、比较低,所以旋律的起伏也受到影响,一般很少出现八度以上的大跳,多在四五度间徘徊,在音调上常用6(羽)―3(角)、3(角)―6(羽)和6(羽)―2(商)、2(商)―6(羽)的四、五度上下翻跳的音调进行方式。[2]如:《韭菜开花》就采用单乐段的五声a羽调式写成。《新打梭标》仅用6(羽)―2(商)两个音的上下翻跳形成纯四度的旋律进行来写作。独特的风格、明快而抒情的节奏、柔和质朴的音调是客家山歌适应南方山地特征的一个变化。所以客家山歌具有悠扬、抒情的特点,有的甚至还有小调的柔和色彩,一改北方山歌粗犷、嘹亮、高亢的特质。同时,客家山歌在演唱上也“入乡随俗”了,他们在歌词、曲调和唱腔三个方面进行调整,或通过改变山歌的某些音调,使整个乐段变得舒展、宽广,或以通俗唱法的气声和轻声来演唱,或强调强弱相间的延长音,或在唱腔方面以民族唱法的发声技巧为主,利用客家方言富有特色的音韵,在每个段落中增加装饰音,比如:上下滑音、波音等,使其更为优美动听,逐渐形成独特的演唱风格。[3]也许,客家人习惯在悠长的拖腔中慢慢地把情感释放出来,让人感受到他独特的表情达意的方法。

  二、客家山歌融入客家人的创新意识、生活态度和根的情结,充满智性元素

  客家山歌的情感性让我们耳目一新,但同时,客家人的创造智慧和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也让我们钦佩。几千年儒家“人文精神”的浸润也使客家文化深受影响,他们不仅重“忠、孝、节、义”,还极注重“仁、礼、智、信”,这些智性元素在客家山歌中得到不同程度的体现,并随环境的变迁、流移而强化,逐渐形成了客家人独有的乐观、坚强、自由、大胆和泼辣的性格。

  (一)客家山歌形象塑造大胆新颖,充满了客家人的创新智慧

  客家山歌形象塑造十分大胆新颖,充满了创新智慧,在情景的处理中,大量客家山歌采用“移情”法,他们或把人的情感外射到自然景物中,使无生命的景物变成有生命的,使山河因我的“欢喜”而“欢喜”。或由物及人,借物的某种特性来写人的情趣等,比如看梅花的怒放而想到君子的高风亮节等等。移情手法在客家山歌形象的塑造中比比皆是,而那些被比之物选择得很巧,比如花、藤条、画眉、红林、黄莺等,这些空间背景物常常成了一种情思流泻的工具,充满了诗意美,同时,客家山歌中的许多意象都十分传神,它使“意”和“境”都充满了神韵,引领我们进入歌词营造的幻象之中。比如:“有情山歌唱起来/有情阿妹请过来/水浸豆子望芽出/手攀花树望花开。”尤其是“水浸豆子望芽出,手攀花树望花开”,充满了生活情趣,又让人浮想联翩,它充分调度了视觉的欣赏,为我们描绘了如画的世界,处处充满了美感和智性交融的审美旨趣。

  (二)客家山歌口语中充满着俏皮,表达了生活中的乐观主义精神

  客家山歌来源于客家人民的生活,所以丰富而鲜活的口语不仅贴近生活原貌和真实心态,而且未经修饰,清新、活泼和原汁原味[4]。客家人民大众在生活中创造的语言,精确,形象,不可取代。如:“一树杨梅半树红,你做男人胆要雄。只有男人先开口,女人开口脸会红。”“你做男人”是一句白话,意思是“是男人,像个男人”,又如“鸡公相打胸对胸,牛牯相打角乱冲。男人相打争天下,女人相打争老公。”中的“鸡公相打”说的是“公鸡打架”等等,充满了生活的情趣,蕴含着生活的智慧和俏皮,他们用鲜活的生活语言表达着乐观主义情怀,处处体现着豁达、幽默和俏皮,连表达爱情也不例外。如《走路好比风吹云》:“阿妹生得白淋淋,好比高山红林檎;讲话好比黄莺唱,走路好比风吹云。”歌词俏皮,通俗,在关键处,用词做到“唯一”,形象又精确,生动地表达了少男心中炽热而诙谐的情怀。

  (三)客家山歌体现了客家人巨大的向心力和归依感

  善于体味生命意蕴的人,也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客家人在寻常的抒发感情的过程中,认识发现愉快的经历,开拓广阔的精神领地,在寻常的生活中撒下一片真情,用闲心、闲情来审视生活和描绘生活。因此,自由和爱是客家人千古不绝的乡思乡愁和浓烈真挚爱情的发源地,正是这种情感的感召,客家人才产生了巨大的向心力和归依感,无论迁徙多远,客家游子的心都向往故乡,无论身处什么境地,客家人表现爱的方式都那么鲜活,客家情歌用火一样的热情,以及火一般的为爱情而抗争的倾诉引人注目,他们敢作敢为、泼辣而毫无禁忌。

  三、客家山歌成为客家人道德规范的承载物,充满理性的审美旨趣

  也许在歌词中谈“情”,人们比较容易理解,而谈“理”就很难理解了,自古文人如是说,说理出不了好诗,当然,直白的说理同样出不了好词,但客家山歌却很好地把理性元素融入到歌曲中。

  (一)客家山歌在普通的感情中融入深邃的哲理

  客家山歌的创作者是普通的客家大众,他们在劳动和生活中通过接触自然来体察人情、感受世界和品味人生,并把这些感受通过山歌的形式表现出来。他们就近选取眼前的物象入歌,使歌曲充满了真情实感。无论是对亲情的讴歌还是对山水和故园的眷恋,无不充分体现这个民系的多情、仁厚、善良和聪慧。如:“……日出耘田夜绩麻,阿哥阿妹会当家;作好良田金满斗,绩出精麻纺白纱;要食要着靠自家………”蕴涵着生活的哲理。此外,诸如,“十二月长工歌”、“二十四节气农谚歌”和“十月怀胎歌”等等。不仅反映出传统社会中客家人纯朴的求善心理和农本主义思想,也反映了客家人理性、求实的生活态度[5]。当然,客家山歌歌词中的“理”是音乐化、形象化、感情化的“理”,它让我们从一粒沙子中看出客家人的精神风貌。

  (二)和睦相处的客家族群在山歌中融入了强烈的劝谕功能

  客家山歌不但在其中融入深刻的哲理,同时也巧妙地把劝谕的话蕴含在歌词中,以琅琅上口的歌谣形式,展现客家劳动人民生活的立体画卷。如流传于永定的《十劝郎》:“……六劝郎,劝得多,南山劝到北山坡;赌博场上莫去混,婊子床上莫去坐,哥呀哥!弄坏心思害阿哥。”反映了妻子劝丈夫要走正道的急切情怀。再如《有心恋郎莫讲钱》:“有心恋郎莫讲钱,两人相爱才来恋;你若讲起钱财事,好花难香月难圆。”坦然、直率,讲述找对象要看人品,不要讲钱财。我们知道,永定是革命老区,许多反映战争的山歌,也体现了强烈的劝谕功能,比如:《打起红旗呼呼响》:“穷苦工农商学兵,希望大家一条心;打倒军阀国民党,何愁天下唔太平。”再如:《穷人跟党不变心》:“走路要走路中心,大树底下好躲荫;穷人跟着共产党,千年万载不变心。”这些革命歌谣表达了客家人民跟党走的决心,具有很强的煽动力。

  (三)客家山歌开拓视野,引领我们进行生命的深层思考

  客家民俗山歌有不少风俗习惯的写照,让我们感受到客家独特的风俗礼仪,他们或通过山歌来祈求家业兴旺,或表达俗民们渴望过上幸福生活的良好愿望,或赞美、或鞭笞、或劝戒、或歌颂,这些山歌开拓了我们的视野,引领我们追思往昔,对生命进行深层思考,人为什么活?怎么活?体现了一种对自由、爱和尊严的渴求,比如一首老情歌就为客家人所传唱,千百年来,一直根植于客家人心中,它表现了一个渴望婚姻自由,殉于爱情的形象:“打铁唔怕火星烧,连妹唔怕斩人刀;斩了头来还有颈,斩了颈来还有腰;就是全身都斩碎,还有魂魄同妹聊。”连妹情歌树立了为爱牺牲的典范,成了年轻人追求爱情的高峰体验。而客家的革命歌曲,更表达了客家人的坚韧、专一,无形中这些山歌成了教育年轻人的道德行为规范,诸如“先事业后成家的理念”、“找对象要看人品”等,客家山歌以其新颖独到的说理方式和巧妙的比拟方式,把理性的内容传达给后人。

  因为有德,人能够助人为乐,并志存高远,因为无求,人就进入了一种审美境界和情感本体的境界,客家山歌不仅表现出人对生活的体味和省视能力,还表现出人与自然交融中的快乐、平静和荣辱不惊的心态。它带我们进入到世间的万象中,并让我们在细细的品味中寻找人生的归宿和精神的家园。

  参考文献:

  [1]王耀华.客家艺能文化[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 1999.

  [2]罗美珍,邓小华.客家方言[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 1995.

  [3]佚名.在观众的掌声中延展客家山歌的生命张力[EB/OL]. http://www.hzwriter. com/bbs/dis-pbbs.asp?boardid=32&Id=46358.

  [4]黄翔鹏.论中国传统音乐的保存和发展[J].中国音乐学, 1987(4).

  [5]王耀华.福建民歌的色彩区及其调式、音调特点[J].民族音乐论集[C].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1988.1-34.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