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生态系统研究溯源及前沿探析

发布时间:2017-05-26 16:05 编辑:admin

  创业生态系统的三个要素。它们分别是:资本:没有任何业务可以在没有资金和相关基础设施(包括有形资产的资金)的情况下创立发展专利:这是公司不断推陈出新的基础,但这个要素需要获得需要工程师、开发人员、设计师、销售人员等相关人士的共同努力;创新精神:这是一个挑战现状的精神,如果创业家想要挑战刻板教条,他们完全可以在一个规模较大的、制度相对较完善的、且可以获得较高报酬和更多资源的公司里做创新。

  摘要:首先对创业生态系统的概念进行界定;然后从四个方面分析了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模式和发展:创业生态系统的基本要素研究、创业生态系统的分类研究、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框架和内部运行机制研究和创业生态系统评价体系研究。最后对创业生态系统的未来研究热点和方向进行了展望。

  关键词:创业生态系统;评价;研究模式

  在传统的创业环境研究中,学者们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对相关环境构成要素进行罗列,对创业环境进行评价,探讨影响创业倾向、创业过程和创业成功率的各种创业环境要素,分析了创业环境要素与创业企业之间的作用机理,并建立了一些经典的分析框架如全球创业观察(GEM)的GEM框架、Gnyawali和Fogel的五维度分析框架和Lundstorm&Stevenson 的M-O-S六维度创业政策框架。但是很多研究中不能说明各种环境要素间,以及创业主体和环境要素之间的相关性和系统性。因而很多研究对创业活动缺乏系统而理性的解释。

  近年来学者们运用组织生态学的理论,应用生态学的概念、方法和模型,对创业活动的关键制约因素进行分析,研究创业活动与外部环境要素、以及各个环境要素之间的联系,对创业生态系统的组织结构框架、内部机制进行研究并形成了理论和实践基础。

  通过对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将创业研究领域引入更多视角,为理性认识创业活动过程提供了新思路。同时对于推进系统化的创业活动促进机制、发挥区域创业生态系统的积极作用,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一、创业生态系统概念的界定

  Prahalad (Prahalad C. K., 2005, p. 65) 将创业生态系统定义为:能使动机、传统各异,规模、影响力不同的私营部门、社会主体协同发展、共同创造社会财富的一个具有共生关系的生态体系[1]。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项目官员 Colin Buerger(2013)认为广义的创业生态系统是影响创业者日常经营的机构、制度、资源的组合[2]。我国学者林嵩(2011)将创业生态系统定义为由新创企业及其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创业生态环境所构成的, 彼此依存、相互影响、共同发展的动态平衡系统[3]58。与创业环境相比,这些定义体现了组织生态学的特征,即创业生态系统是一个由多种创业环境要素和创业主体共同构成的具有动态性、多样性、整体性、平衡性等特征的有机生态体系。创业环境是创业活动主体生存和发展的外部环境,是创业生态系统的内生环境[3]62。

  二、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模式和发展

  (1)创业生态系统的基本要素研究

  创业生态系统的内涵丰富,要素多元化。目前最具影响力的是Isenberg对创业生态系统基本要素的分类。Isenberg(2011)指出实际的创业生态系统构成要素可多达数百个,并将其归类为六个基本方面:促进创业的政策和领导、对风险投资有利的市场、高素质的人力资本、制度和基础设施体系的支撑、适宜的融资条件和有益的文化。尽管任何社会的创业生态系统都可以从这六个方面进行分析,但是每个生态系统都是数百个具体要素以高度复杂和各具特色的方式相互作用的结果,因此每个创业生态系统都是独特的,应该适应当地的条件。创业生态系统又是动态的,由许多变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他认为着眼于找出创业生态系统一般的因果关系规律的研究是没有实用价值的[4]。

  Cohen(2005)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最关键的九个基本要素是:非正式社会网络,正式社会网络中的大学、政府、专业的和支撑服务、资本资源、人才储备和大公司,以及基础设施和文化[5]。

  Bernardez(2009)认为创业生态系统最关键的要素:具备竞争优势的核心能力(如中国的制造业、硅谷的高科技和软件、印度的BPO业务流程外包)、支撑结构包括金融、物流、技术、市场、组织资本、人力资本和市场。

  美国创业调查公司Startup Genome联合西班牙电信公司发布的《全球城市创业生态系统报告2012》中用八个方面的指标来衡量全球多个城市和地区的创业生态系统[6]。一是创业产出指数(Startup Output IndToxinex),代表该地区创业企业的成熟度和规模。二是风险资本指数(Funding IndToxinex),衡量该一个创业生态系统中风险资本的积极性和广泛性。三是公司业绩指数(Company Performance IndToxinex),用来衡量区域中初创企业的整体业绩和潜力。四是心态指数(Mindset IndToxinex),衡量创业者的创业精神如远见、挑战性及变革能力。五是引领潮流指数 (Trendsetter IndToxinex),衡量创业企业在运用新技术、管理流程和商业模式保持尖端领先地位的能力。六是支撑指数(Support IndToxinex),是衡量创业生态系统中支撑网络的质量,包括创业指导、公共服务供应商和各种类型的资金来源。七是人才指数(Talent IndToxinex),衡量创业者的才能,年龄、教育背景、专业知识、创业经验、降低风险能力和以往创业成功率。八是差异性指数(Differentiation IndToxinex),以硅谷为基准,衡量各个创业生态系统与硅谷的差异。该报告公布了20个全球最佳创业生态系统城市和地区的排名。其中硅谷各项指标均排在第一位。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在2013年发布的报告《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Around the Globe and Company Growth Dynamics》中,将创业生态系统分为八个主要支柱要素:开放的市场、人力资本、融资和金融、支撑体系、管理框架和基础设施、教育和培训、作为催化剂的大学、文化。世界经济论坛与斯坦福大学团队、Ernst & Young团队和Endeavor团队联合展开调查,通过对全球1000多位创业者的在线调查问卷, 分析出有三个要素是这些创业者们认为对企业成长最重要的,即开放的市场、人力资本、融资和金融[7]。并就这8个要素对创业生态系统的地区差异进行统计。

  虽然国内外学者们对创业生态系统的关键要素筛选和分类各不相同,但是这也体现出创业生态系统的复杂型,和各个具体地区或行业生态系统的差异性。任何创业生态系统都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模仿,被成功复制。通过文献中对这些要素和指标的各种定性和定量研究,可以得到以下几方面的启示:一是培养自身优势。每个国家、地区的制度、文化背景、资源等要素都不尽相同,在构造创业生态系统时应结合国家、地区特色。不要盲目模仿硅谷等先进地区经验,在借鉴的同时,要因地制宜。二是创业生态系统的构建要注意整体性和系统性。创业过程受创业环境影响的同时,创业主体也或直接或间接地对创业环境产生影响。三是政府不要过度干预。应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力量和生态系统的自组织性。

  (2)创业生态系统的分类研究

  William J. Baumol, Robert E. Litan 和Carl J. Schramm(2007) 结合市场类型、经济体制,将创业生态系统分为四种类型:寡头政治型、政府指导型、大公司型和创业型[8]。寡头政治型常见于亚、非、拉美的一些寡头政治国家,只有个别有特权的寡头公司控制着市场,在生态体系中占优势,这种市场发展缓慢,比较脆弱。政府指导型,如亚、非、拉美的社会主义国家和法国,政府通过计划、制度和价格调控市场,市场缺乏竞争和创新,效率低下。大公司型常见于一些发达国家,生态系统由一些大公司主导,这些大公司往往在全球范围内跨国、垂直一体化经营,产生大量金融资本、重视研发,但是对市场变化的应对慢,创新能力较差。创业型常见于一些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和地区如中国的经济特区、硅谷,是这些国家经济增长的引擎,特征是系统内有大量小型、灵活的创新公司频繁创业,大公司不断投资于创新、新产品快速投入市场。Bernardez(2009)进一步将这个分类结合具体指标:人均GDP、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排名(DBR)、基尼系数、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经济自由度指数(EFI)、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人类发展指数(HDI),对卢森堡、爱尔兰、香港、瑞士、印度、美国、中国等地的创业生态系统进行测量,分析这些指数间的相关性[9]。

  针对这部分研究的梳理,有以下两方面值得关注。一是目前创业生态系统分类方面的研究较少,现有的国外研究大多数都是针对世界上典型国家、地区的。针对中国具体地区和具体行业的创业生态系统的分类、评价体系和比较之类的探讨是未来应关注的研究方向。二是国外对创业生态系统的分类和比较的标准多依照经济体制、市场结构,比较测量参照的大多是经济指标,在中国的创业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中,应结合中国背景下各地域特色的文化背景。

  (3)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框架和内部运行机制研究

  Jude Valdez(1988)提出了创业生态系统的一个理论框架,探索创业和经济环境之间的关系(见图1)[10]。

  图1Jude Valdez的创业生态模型

  Jude Valdez的团队关注城市经济环境和创业决定之间的相互关系,并做了定量研究。团队选取了24个城市经济指标,可分为五大类因素:公共建筑、贸易、就业状况、融资、市场条件。通过皮尔森相关系数,找出每类中相关系数最高的作为该类环境因素中的代表指标。五个最重要的相关指标分别是:建筑许可证的发放、销售税、失业率、银行存款、破产数量。再通过多元回归分析对这五个指标和创业活动之间的关系做了进一步分析。

  印度学者Jayshree Suresh和Ramraj(2012)等将创业生态系统的模型设计为由8个支撑体系和创业者共同构成的框架。8个支撑体系分别是道德支撑、资本支撑、网络支撑、政府支撑、技术支撑、市场支撑、社会支撑和自然环境支撑。Jayshree等按照这个框架利用访谈法等对印度两家创业企业进行案例分析。用李克特量表对30位准创业者进行调查问卷等试验研究[11]。

  我国学者对创业生态系统的研究起步较晚,李仁苏、蔡根女(2008) 将组织生态学关于企业创建的一些主要观点进行了回顾,并指出试生产组织、企业分拆、基于生态位的企业创设、资源空间的识别是当前组织生态学创业研究的前沿领域[12]。

  段利民、王林雪、马鸣萧(2012)利用组织生态学理论和产业分析的方法,构建了创业环境分析框架“松树模型”。模型包括三个层面:宏观环境(文化环境、政治环境、经济环境和自然环境),中观环境(公共行业、互补行业和竞争行业),微观环境(企业数量、行业结构、行业竞争、行业增长、竞争壁垒)[13]。三个层面合起来加上创业企业如松树的形状。

上一篇:浅谈大学生创新创业能力的培养      下一篇:法律硕士毕业论文范文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2013, www.lwsir.com 论文先生网 ,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070019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