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危机:加利福尼亚走向新未来

发布时间:2018-06-08 14:29 编辑:admin666

  21世纪将会是一个水危机的时代。应对水危机,人们需要全面动手,进行全方位的规划,这需要修改过时的政策和法律,提高当地供水能力,恢复或者维持生态系统的健康,并且在节水、保水方面进行更多的技术投资,提高每一滴水的利用价值。美国加州在应对水危机和抗旱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2014年8月份,在该州的首府举行了一系列的现场互动活动,主题为“水危机:加利福尼亚走向新未来”,这是由加州州政府,以及国际蓝圈水组织共同举办的活动,旨在增加人们对水危机的认识。
论文先生网 /7/view-11377662.htm
  该活动持续了3个多星期,实现了政府官员、监管机构、科学家、农场专家、私营部门与广大市民、农民的互动。
  有关部门对活动的结果进行了总结,在总结的基础上,人们发现了加州应对21世纪水危机的蓝图。由于人口增加和气候变化,水危机在所难免,水危机对加州来说将会是致命性的打击,因为水危机将会给加州的经济持续发展,以及社会福利带来巨大挑战。
  在活动的第一个小组辩论中,专家们讨论了加州监管机构和官员如何应对实时变化的干旱危机。在第二个小组辩论中,专家对各种抗旱措施进行了评估,辩论的范围很广,涉及的内容包括雨水收集,以及修改淘金时代的水法等,这些评估将有助于确保加州这个美国人口最多的州,在气候变化的条件下仍然获得水源,变化的条件包括积雪的减少,不稳定的降雨,以及较高的气温等。第三个小组辩论,得到了斯德哥尔摩“世界水周”的支持,主题是总结美国加州干旱的经验教训,以便应用到世界其他类似的干旱地区。
  在第一个辩论中,世界银行全球供水业务总管朱奈德・艾哈迈德认为,一个最基本的,但经常被忽视的原则,就是用水者必须知道:谁是水资源的控制者、他们能够使用多少水资源、实际使用的水资源又是多少等。“过去的工作经验告诉我,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我们还有这样一个问题:‘谁拥有真正的水权?’”艾哈迈德说,“因为,具有能够应对旱灾、水灾的能力,就决定了谁拥有真正的政治权力。”
  其实,如何应对干旱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即使在富裕的民主国家,具有悠久的水法历史也是如此。因为利用水资源的权力被分散到许多级别,例如联邦、州和当地政府及相关机构。费利西亚・马库斯,是美国加州水资源控制委员会的主席,他主要负责水权制度的实施,他说,直到过去的几年,美国立法者才真正赋予水事务管理机构资金和工作人员,以帮助实现民众在水资源方面的法律诉求。
  接下来,是建立一个大的改革者联盟,这个联盟可以搭建一个桥梁,将分散的政策权力机构联系在一起。20世纪的水资源管理被司法管辖区和有关机构分解得支离破碎,例如污水处理、饮用水供应、土地利用规划等,这些又与水相关的事项彼此相互关联,但是在传统上又是由独立的部门来完成的。
  “除非我们能够以一种更加集中的方式管理水资源,否则,我们的水资源管理将会是不可持续的。”彼得・格雷克说。他是太平洋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该研究所的总部位于美国加州西部港口城市奥克兰。
  然后,城市、农村和各行各业,必须在水资源新技术和新做法方面进行更多的投资。在每次的辩论活动中,专家们总是鼓励节约用水,提倡对污水的处理和再利用,宣传蓄水、储水的种种好处。
  马库斯说,加利福尼亚州应对干旱的做法,必将会“加快那些我们在面临气候方面不得不采取的行动”。例如,美国加州的水资源委员会在2014年,提供了8亿美元的低利率的贷款,用于水资源回收利用项目建设。
  数个专家级的成员指出,融资建成节水高效的水基础设施是一个挑战,政府必须推出经济激励措施,以鼓励人们在水资源保护方面的投资,例如可以通过提高水价,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水价并不能反映水的稀缺程度。
  这些趋势都在加州的洛杉矶市得到了集中展现,这是一个处于城市供水改革最前沿的城市。市长埃里克・格在2015年4月承诺,该市到2035年将实现减少一半以上的地下水开采量,回收再利用污水,并对暴雨进行收集利用。这个拥有400万人口的城市,将会减少对加州北部的输水依赖,因为这个从加州北部输送来的水源,是不断减少的积雪融化水,长距离输水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原因是水源需要经过很多的水渠和泵站。
  格雷克说,尽管加州在应对水资源危机方面已经开始行动,但是,在短期内仍然很难发生大的改变。许多专家组成员一致认为,有一个“水扫盲挑战”,这需要加强宣传工作,加强与公众的沟通,要让公众知道再生水的安全性,让公众们明白在水资源方面新投资的重要性,并认识到可靠水供应的重要性,因为有些错误的观念在公众心中根深蒂固,要实现应对水危机局面的转变,必须进行深入人心的宣传。
  马库斯指出,不能再拖延了,他提醒人们应该吸取澳大利亚2000年以后十年之久的干旱教训。“希望本身绝对不是一种策略。”他说。
  “加州所面临的挑战,同世界许多地方是一样的,这是一个事实。那就是:试图寻找到合适的食物、水和能源,以满足不断增长人口的需求,并维持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体,不能增加水资源的负担,更不能以牺牲淡水生态系统的健康为代价。”全球水政策项目的执行主席桑德拉・波斯特尔说。太平洋研究所首席执行官彼得・格雷克说:“要想使公众的用水观念发生改变,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公众对干旱的传统理念做法的认同已经根深蒂固。”
  世界银行全球供水业务总管朱奈德・艾哈迈德说:“我已经在全球供水业务方面工作了20多年,我非常遗憾地发现,人们往往不问这样一个问题:‘谁掌握了水的政治权力?’因为我觉得对付旱灾、水灾的真正能力,取决于那些真正掌握了水的支配权的政治领袖。这使得水资源成为最为难以管理的资源,因为与一般的商品不同,你不能够准确地说出水资源是一种公共物品,还是一种私人物品?是一种政治商品,还是一种社会商品?对我来说,水的归属概念并不清晰,归属概念不明确的,你就不会轻易地解决干旱和洪水问题。”
  “一个全球性的国际协议,可能会为水资源管理提供解决办法,正如斯德哥尔摩国际水资源研究所常务理事托尼・霍姆格伦指出的那样,水问题是一个地方性的问题,应当由地方来解决。”

上一篇:大禹治水的历史痕迹探索      下一篇:没有了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2013, www.lwsir.com 论文先生网 ,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07001960号